娛樂城

辦公室偷歡-黃包包 閃亮亮 外流

房裡靜靜的,急促的呼吸慢慢的平復了。

霍摟著嬌妻,並不急著把消退的肉棒從她的密穴退出,黝黑的雙手故意揉擠著雪白的乳肉,強烈的黑白對比讓盈滿薄汗的乳房更顯淫糜。

嬌妻低垂著鳳眼,任他玩弄,神智還不沒從激烈的情慾中恢複,放任自己回味著高潮的絢麗。

緩緩的抽出變軟的肉棒,由於少了阻隔,濁白色的液體混著透明的蜜汁,不停的從細縫裡流出來,嬌妻微微皺起眉,用手按住穴口,敏感的身體就連這麽輕微的撩撥都受不了。

「嘖……」撥開嬌妻的小手,霍壞心的把一隻手指喂入細縫裡,把小穴裡的液體刮出來,「幫你擠出來好不好?」

「啊啊……嗯啊……」嬌妻輕喘著握住他搗亂的手,「不、不用……呀……」把手指推開,虛弱的拿起風衣穿好,在一旁努力平復氣息。

霍也不阻攔她,起身穿好衣服,吃著早已冷卻的午飯。

「下午繼續?」霍吃飽喝足以后,揚起眉問道。

嬌妻靠在窗邊發呆,聽到驟然響起的問話,一時回不過神來,呆呆的看著霍的俊臉,茫然的樣子惹人怜愛。

對此早已習以爲常的霍耐心的再問一遍:「下午繼續?」

「喔……好吧。」嬌妻低頭想了一會,偏頭問到:「你下午有空?」

「是沒空,」霍起身走向她,「不過可以偷著做。」

摟著她的腰扶嬌妻站起來,「有興趣在做辦公室裡嗎?」

「嗯?」嬌妻不解的看了看他,不是說好了不觸及對方的生活嗎?如果去辦公室就太招搖了……

霍彷佛看穿了她的疑慮,邊伸手撥弄著柔順的黑髮,邊解釋:「hj085不用擔心,保證不會撞見任何人。」最后看著整裝完畢,又恢複成一個端庄少女的樣子的嬌妻,眸裡閃過一絲隱晦的思緒,邪惡的誘惑:「還有,保證比任何一次都要刺激。」

嬌妻的興致被挑起了,「哦?這樣啊……」暗暗思量了一下,「好吧。」

兩人前后腳走出了餐廳,霍去取車,嬌妻則直直的走向街角,在行人比較稀少的地方等待。

也不想知道對方到底在哪裡工作,嬌妻上車以后就合眼養神,直到霍駛進地下停車場以后才被叫起來,霍領著她走向一家電梯,「不用擔心,電梯直接通到我的辦公室,不必擔心碰到其他人。」嬌妻聞言點點頭,順勢把身子偎在他身上。

「累了?」霍把懷裡的嬌人兒摟緊,關切的查看她的臉色。

「還好,有點困而已。」嬌妻揉揉眼睛,冷淡的嗓音有點困頓的感覺。

「上去先休息一會。」話音剛落,電梯就停下了。

霍直接衡抱起愛嬌的人兒,安置在室內的套房裡,「這裡是我的私人休息室平行 天堂 動畫,好好睡會兒。」

霍怜惜的幫嬌妻蓋上被子,「嗯……」愛困的人兒也乖巧的縮進被窩,「你先忙吧。」說完就合上眼會周公去了。

「唔……」長長的伸了個懶腰,嬌妻眨眨眼,慢慢讓神智清醒過來。

稍微打量了一下套房裡面的環境,也不急著出去,先在房內的洗手間梳洗了一番,看著因飽睡以后紅潤誘人的臉色,開心的笑著,心想該是出去向霍索要「刺激」了。

打開門,寬敞的辦公室裡霍正在巨大的辦公桌前面忙碌著,對著電腦屏幕說著話。

嬌妻緩緩走向他,彷佛感應到嬌妻的存在,霍抬首看了看晏起人兒,揚眉衝她邪笑著,用眼神示意她先不要出聲。

霍看回電腦屏幕,交代了幾句,然后拿起小巧的蓋子把屏幕上方的攝像頭遮住,才招手讓嬌妻過來。

嬌妻安靜的坐到他懷裡,一看,才明了原來霍在開視頻會議,「不要緊嗎?」嬌妻也學他一樣,揚眉無聲的詢問著。

霍微微一笑,也不回答,只是把耳塞放下,然后調整到免提狀態,頓時房內響起好多交談議論的聲音,正是屏幕內許多人在發言。

嬌妻靜靜的聽了一會兒,明了身后的男子是會議的主持人,有點百無聊賴--自己對這些商業會議討論毫無興趣。

正發呆著,身上的風衣被剝了下來,霍在她耳邊極小聲的提醒到:「他們看不到我們,可是聽得到哦,所以待會乖乖的咬緊了,不要出聲哦。」

不知什麽時候霍把電腦的顯示畫面作了調整,還把攝像頭的蓋子拿下了,寬大的顯示屏劃分爲大小2個畫面,一個是嬌妻赤裸裸在男人懷裡的淫穢畫面,小畫面上則是與會者們的臉孔。

嬌妻被突如其來的畫面嚇到了,不知所措的伸手把豐滿的雙乳遮住,可惜纖細的手臂只堪堪把粉色的乳尖擋住,而且畫面上是一個臉色绯紅的少女,雙手卻捧著堅挺的巨乳,身后還有一個衣衫整齊的男人在虎視耽耽,看著自己淫蕩的畫面,彷佛被其他正在開會的男人也窺視著,感覺又驚慌又害怕,卻又帶著無法言語的刺激。

霍伸手解開領帶,把嬌妻的雙手反綁在后面,一邊說著:「與顧氏的合並案進展如何?」一把男音從話筒裡傳出,但是嬌妻已經聽不清他在說什麽了,因爲屏幕的畫面徹底的吸引了她全部的心思。

雙腿被霍用長腿往兩邊分開,挂在皮椅的扶手上,底下粉紅色的私唇被清晰的放大在畫面上;由於雙手被反綁在身后,雙乳高高的翹起,隨著身體的輕擺而不停的顫動著,乳尖慢慢由粉紅變成瑰紅,而且繃得緊緊的等待著男人的疼愛。

嬌妻紅著連看著雪白的雙乳被古銅色的大手覆蓋住,惡劣的揉捏出各種形狀,雪白的乳肉從深色的指縫裡溢出,繃緊的乳尖被肆意的拉扯、旋轉,這些畫面加深了自己的感官刺激,半合著眼,嬌妻咬緊了牙關才不讓自己呻吟出來。

看著眼前被自己玩弄得慢慢濕濡的人兒,霍感覺自己的慾望也隨之蘇醒、漲大起來,把褲鏈拉開,掏出用早已硬挺的巨莖在嬌媚的人兒臀下來回頂弄。一隻手繼續惡劣的揉捏雪白的乳肉、彈動挺翹的乳頭,另一隻手則慢慢的沿著窈窕的曲線向下,越過柔順的毛髮,分開羞答答合攏的花瓣,不停的撥弄著微微顫動的花唇,還故意捏住變硬變挺的花核不放。

嬌妻咬住霍塞給她的手帕,擰著眉忍受他越來越放肆的舉動,「唔……唔唔……啊……」只能嗚嗚的發出低低的哀鳴,輕輕的喘著氣,害怕自己的聲音被人聽到。

可是畫面清晰的顯示著自己是怎麽被玩弄,裡面的尤物眼兒濕潤,雙頰紅撲撲的發亮,緊咬著手帕的櫻唇也微微開合,亮晶晶的唾液沿著嘴角流著,整齊的黑髮像絲綢似的散亂在腦后,又似痛苦更像歡愉的妖媚表情讓男人移不開眼,像是邀請男人更加用力、更加放肆在她身上施加甜蜜的懲罰。

雖然身體的確被弄得很舒服,可是這麽赤裸裸的看著自己被玩弄,實在是很羞恥。嬌妻忍不住擺動著細腰,想要掙扎,卻換來霍更加激烈的玩弄。

左乳被狠狠的捏出不同的形狀,右乳被狠狠的吸吮著,舔舐著,早已腫脹不堪的花核也被毫不留情的拉扯,濕噠噠的花穴被三根手指一齊伸進去凶猛的搗弄,「嗚嗚……嗚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嬌妻越是掙扎著扭動細腰,就越是被殘酷的對待,「啊啊啊……啊……」花穴被撐得很開,手指迅猛的進出窄窄的花徑,次次都頂到花穴裡最敏感的一塊嫩肉,最后終於讓嬌妻在高潮中昏了過去。

「嘖嘖,可怜的人兒……」霍愛怜的看著高潮過后全身泛著驚人的豔色的人兒,又驕傲又得意的想著。

「請問總經理還有什麽指示?」話筒傳來的聲音讓霍回過神來

「沒有了,這次會議就開到這裡吧,散會。」也不待下屬們的響應,直接把話筒關掉,看到嬌妻慢慢從昏眩中醒過來,趕緊把領帶鬆開、手帕拿走。

「醒了?」霍扯出一個緊繃的笑容,「那我開始囉。」把嬌妻稍稍往前一挪,把她豐滿的上半身趴在辦公桌上,調整好她嬌臀的位置往上一頂,細細的縫隙被硬生生的撐開,巨大的碩莖就一插到底。

「啊啊……」嬌妻被毫無預警的入侵插得嬌聲呻吟,「不要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霍不顧嬌妻的扭腰反抗,徑自按照自己的喜歡,力道凶猛的一下又一下狠狠的鑿進那又濕又窄,又熱又滑的花穴中。

「呃……唔……」霍低低的吼著,好舒服啊,每一次抽插都那麽的舒爽暢快,玩了這麽多次的花穴還是緊窒無比,每次進入都要用力衝開層層的嫩肉才能抵達最深的花蕊,「嗯……嗯啊……就是這樣,寶貝,再夾緊點……呃……」霍低吼著不停的衝刺。

「啊啊……不、不要……啊……太……太用……力……啊……」嬌妻被撞得頭暈腦脹,全身的知覺都聚集在身下被用力撐開的小穴上,敏感的肉壁緊緊的貼著那粗壯的勃起,連那圍繞在巨莖上的青筋湧動都可以感覺得到,深處的花蕊被無情的擠開,雞蛋般大小的龍首把小小的蕊心擠得好難受,窄小的子宮被填得滿滿的,雙腿被分到最大,挂在扶手上來回晃蕩,乳房被撞得上下甩動,更過分的是連發脹的花核都被捏住,用力往外扯,按緊,再左右震動。

「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」嬌妻帶著哭音尖叫起來,「受不了啊……霍……求……求你……啊……」

霍也不好過,窄小得不可思議的花穴緊緊的套住自己,濕潤又滑膩,像只只小手用力把精液給擠出來一樣,又舒服又痛快。

臉上、身上都被逼出滴滴的汗水,混合著嬌妻甜媚的汁液,把兩人都弄得滑膩不堪。

「啊啊……霍……啊……」嬌妻尖叫著哆哆嗦嗦的「人家……人家不……不行拉……啊啊……」,花穴也隨之收緊抽動,把巨莖死死的絞住。

「唔……啊……再忍一下……啊啊……」霍也受不了的更加用力抽插幾十下,食指更是失控的插入后面緊閉的菊洞裡,配合著巨莖一起抽動,讓前面的小穴更加用力的收縮著,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最后低吼著把滾燙的精液都射進嬌妻溫暖的子宮裡面。

「啊啊……嗚……嗚……」高潮的余韻被拉得更長,嬌妻哆嗦著接受一股股的熱流。

霍把懷裡的嬌人兒轉了個方向讓她正面自己,伸手往穴口粘了些濕膩的液體往后面的菊洞抹去,待到整朵菊花都濕漉漉后,把兩隻手指小心的插了進去。

「唔……」嬌妻扭腰拒絕,「不要啊……會痛……」過於狹小的緊密根本無法容忍小小的擴張,即使有濕膩的液體潤滑也一樣。

「乖,忍著點,嗯?」霍小心的慢慢旋轉,搔刮,抽動,尋找著她敏感的刺激點。

「嗯啊……啊……不、不要嘛……霍……」嬌妻受不了似的搖擺著妖娆的身軀,翻動出一撥撥雪白的乳浪,「呀……那裡、那裡……啊啊……」突然被逗弄到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一點,快感就鋪天蓋地的籠罩剛剛發泄完脆弱不堪的身體。

霍了悟的更用力去頂撞剛剛發現的一點,另一隻手也摸上前面的花核一起野蠻的擰捏,讓身下的淫娃叫得更媚更浪,爲即將來的盛宴做好準備。

「嗯,夠鬆了吧?」霍三隻手指一起進出著剛剛還密不見縫的菊穴,幽暗的雙眸盯著被硬是頂開的妖花,「該我享受了,放鬆,讓我進去。」

抬起嬌小的人兒,讓再次泛濫成災的花穴滑過高高仰起的巨莖,把整根碩大的肉棒抹得濕漉漉的,然后調整好位置,雙手掰開白嫩柔軟的臀部,小心的把肉棒擠進剛剛擴張過的菊洞。

「嗯……啊……」嬌妻的浪啼和霍的悶哼在碩大的頂端進入的時候同時響起。

「嘖嘖,你看看,這麽大都能吃進去,乖,放輕鬆,再吃多點。」

霍咬牙調笑,太過甜蜜的吞噬幾乎讓他忘形的不顧一切衝到最深處,可是又怕傷了身下嬌滴滴的人兒,只能慢慢的,用快折磨死自己的速度慢慢推進,直到整個沒入她的深入,才放鬆調整呼吸,開始抽插。

緊密的穴兒被撐開到了極至,卻用力蠕動著極力想包容入侵的巨物,肌理被無情的拉伸,又繃緊,快感卻羞恥的隨著穴內慢慢濕潤而流出。

「太棒了……呃……啊……就是這樣……」霍滿意的悶哼著,一邊放任的快速抽插,每次都抽出到洞口又凶猛的整根沒入,讓緊窒的洞穴好好伺候自己。

「啊……呀呀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嬌妻體會著不同於前面的陰穴被插的感受,配合著男人的頂撞左右的扭腰擺動。

感覺好舒服,剛剛被進入時候的痛苦全數轉變成淋漓盡致的痛快,一波波的快樂從被頂弄的洞內湧出,直達全身,暢快得連腳趾頭都緊緊收縮著,抵抗這快要沒頂的歡樂。

「啊啊……好棒啊……霍……再用力點插我啊……」嬌妻帶著哭音的淫叫著,擺動著白嫩的翹臀吸吮著男人腫脹的巨莖,乞求更多的肆虐。

豪乳被粗暴的對待著,可是洶湧的快感讓她無暇顧忌,白白的乳肉被擰出一道道粉紅的指印,粉色的乳尖高高的硬挺著,變成深深的瑰紅色,間或在修長的手指間露出來。

前面的陰穴因爲缺少障礙,滴滴的蜜汁不停的往下掉,讓后面的菊洞也滑膩不堪,隨著巨h 動畫 線上莖的狂猛抽動化成白色的泡沫,發出「哧哧」的淫糜聲浪。

「霍……前面……好癢啊……」嬌妻把在豪乳上揉捏的一隻手按到濕噠噠的淫穴上,「好、好癢啊……幫我揉揉嘛……啊……」嬌妻帶著男人的粗指伸入顫抖不已的穴口,才伸入一個指節,蠕動的肉壁就像小口一樣吞吃的兩人的手指。

「小淫娃,這麽餓啊?」霍用力的收緊手中軟綿綿的豪乳,用一隻手帶著嬌妻白嫩的手指狠狠的戳進濕膩的陰穴四處搗弄,伴隨著身后狂猛的抽插,努力的喂飽身下饑餓的人兒。

「真浪,被插了這麽久還這麽餓,真的這麽爽嗎?嗯?!小淫娃。」

霍輕笑著用下流的言語挑逗著她,看著一臉愉悅得無法克制卻又想抵抗般保持端庄的樣子,身下的肉棒就越發巨大,想把她徹底的拖進肉慾的天堂,把純真的一面撕破,把她調教成一個即使是她百般抗拒也只能屈服在他身下的淫娃。

手指努力的戳弄著陰穴兒最敏感的那一點,讓流淌的汁液滴得更多更快,身后更是像要撞壞她一般又狠又快的撞擊著,也不管嬌妻的高聲尖叫或是哭著哀求。

「霍,求你……用力的插我,用力的玩我……啊呀……」

就是這般的快樂,身體被玩弄的快樂讓人深深的沉迷其中,每次高潮都讓身體越發的敏感,也越發的不滿,時刻都想被如此的寵愛著,充滿著。

巨大的肉棒在小得不可思議的菊洞裡進出著,搗弄著,把小小的肌理撐到最大,帶來刺痛的感覺,卻又被更多更深的快感所淹沒,摩擦的肉體越發灼熱,潮水般湧出的快樂從兩人相連接的地方放射開來,直接讓兩人沒頂。

「呃……寶貝,好棒啊……」霍低吼著賣力的把越來越緊縮的洞兒頂開,把自己送到她的最深處。

好舒服,從沒有一個女人像身下的人兒能爲自己帶來這般極至的快樂,明明看起來就是一個純真無暇的少女,可是身體卻這麽妖媚貪歡,總能讓自制力遇上她的吸吮后全數崩潰。

兩個小穴都這麽甜美,又嬌又嫩,又緊又濕,嘗起來讓人爽得不得了,只想把自己都深深埋入她的體內,把一切都獻給她。

「呀……不、不行了……啊……」

頻頻收縮的小穴噴射出一股股透明的汁液,過多的快樂讓嬌妻再也無法忍受,理智被高潮再次擊敗,整個人都哆哆嗦嗦的,神志迷濛,哭喊著暈了過去。

霍也無法忍受,連續十幾下抽動,咆哮著把滾燙的精液都灌滿她的小洞。